《夏子安慕容桀》[夏子安慕容桀] - 第二十二章 劉御醫施針

老夫人朝身邊的翠玉姑姑打了一個眼色,並給了她一疊銀票,讓她追出去。

翠玉姑姑會意,疾步追出去。

她幫忙攙扶着子安,一直沒言語,扶到門口,門房小廝也上前幫忙,把子安送上馬車之後,翠玉姑姑一把拉住楊嬤嬤,往她懷裡塞了銀票,輕聲問道:「嬤嬤,老夫人想知道皇后娘娘傳她什麼事?」

楊嬤嬤哼了一聲,從袖袋裡把銀票都拿出來塞回給翠玉姑姑,連同方才老夫人給她的那張一併還過去,冷冷地道:「還給你們老夫人吧,就跟她說,我這個老奴才受不起!」

說完,她也上了馬車,冷着臉命車把式,「走!」

車把式駕車而去,巷口處,有十餘騎禁軍等着,見馬車出發,禁軍也緩緩跟隨。

楊嬤嬤坐在馬車上,瞧了瞧子安臉上的血,取出手絹輕輕嘆氣,「事態緊急,也容不得你回去沐浴換衣了,兩度進宮,你都狼狽不已,這一次皇后娘娘傳召你,無論什麼事,你都要儘力為之,才可保住你的性命,否則,你那如狼似虎的家人,遲早啃得你屍骨無存。」

子安淚盈於睫,痴痴地看着嬤嬤,哽咽地道:「子安這輩子除母親外,不曾享受過其他親情,得嬤嬤如此愛顧,此情子安銘記在心,日後若不死,定當圖報。」

子安知道楊嬤嬤在皇后身邊是說得上話的人,而這種深宮嬤嬤,已經斷絕了宮外六親,面容心腸雖冷,卻也渴望一份真情。

所以,子安這一滴眼淚縱然虛假,卻叫嬤嬤心中有了感觸。

「你是不凡之人,日後定有出息,奴婢便算是先施恩於你,日後若你記得,便報一滴,若不記得,便算是奴婢為自己積下一點陰德了。」

「霜重一絲暖,此生不敢忘!」子安輕聲道,淚水落在了嬤嬤的手背上。

嬤嬤覺得手背像是被什麼燙了一般,有些發怔地看着夏子安。

在深宮多年,自知不能心軟,尤其夏子安此行入宮,不知道命運如何,她想着還是不牽扯太多為妙。

可子安這一滴眼淚,融化了她心底一部分的寒冰,她道:「大小姐,入宮之後,切莫開罪皇后娘娘,若因其他事情皇后娘娘降罪,奴婢也會儘力幫你。」

「謝嬤嬤!」子安哽咽地說,心中放鬆了一些,有楊嬤嬤在宮中提點,總勝過她孤身一人。

方才上了馬車,她看到楊嬤嬤退還銀票,便知道此人可用。

她不得已,只能利用人的惻隱之心,在這深宮之中,還有這樣的軟心腸很少見,她遇到,算是上天眷顧。

她夏子安,命不該絕。

且說攝政王先一步入宮,到皇后宮中的時候,梁王的情況已經很不好了。

出的氣多,入的氣少,用氣若遊絲來形容絕不為過。

攝政王急得紅了眼,怒斥在場的御醫,「你們就在這裡干站着?還不趕緊去想辦法?」

劉御醫勇敢地上前,「王爺,臣主張,讓臣施針吧。」

攝政王是知道他的斤兩的,道:「不可,你針灸之術並不精通,貿貿然施針,唯恐更加嚴重。」

劉御醫急欲立功,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