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慕容桀》[夏子安慕容桀] - 第七章 梁王病發

攝政王卻是緩緩地勾唇冷笑,夏子安啊,你雖聰明,卻也只是自作聰明,你以為你說不育,皇后便會降罪丞相?不,那是梁王的禁。忌啊,他只會認為你說的不育是在指桑罵槐。

梁王狠狠地盯着子安,「如果御醫證實你砌詞推搪,本王要把你千刀萬剮。」

攝政王輕輕地搖頭,瞧着那張忽然變得驚愕不已的臉,看來,這丫頭的命到頭了。

梁王開始有些不對勁,顫抖,先是嘴唇,繼而是雙手,最後連身子都輕輕地顫抖起來,臉色也從開始的煞白變成了青色,嘴唇紺紫。

瞬間,他轟然倒地,全身強直,雙腳使勁往前蹬,眼睛發直,面容開始抽搐,身子痙攣起來。

慕容桀與皇后都被眼前的情況嚇住了,皇后沖了過來,口中驚怒喊道:「快傳御醫啊!」

子安見此情況,便知道他是癲癇發作,見他的嘴巴已經在歪斜了,如果咬斷了舌頭,只怕這罪名必定是算在自己的頭上。

醫者之心也讓她來不及細想,急步衝上去捏住他的下顎,把手放進他的口中,以手指分開他的牙齒和舌頭,直接坐在地上,用另外一隻手輕輕地托起他的頭放在自己的腿上,手裡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疼得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間張開。

她知道用手來阻止他咬斷舌頭是很不理智的,但是她別無選擇。

血液從梁王的嘴角流出,子安把他的頭微微傾側在一旁,讓血液和口水得以流出來。

慕容桀也反應過來了,上前幫忙,見她手指被咬得出血,而她眉頭都不皺一下,不由得微微一怔,有些奇異地瞧了她一眼。

皇后娘娘手忙腳亂地想掰直梁王痙攣的雙腿,子安連忙道:「皇后娘娘,千萬不可,若強行掰動,殿下會受傷的。」

皇后抬起頭瞧了子安一眼,眼神複雜,雙手卻緩緩地鬆開,只是輕輕地抱着梁王的身體,眼中迅速冒上淚水。

御醫趕到的時候,梁王已經停止了痙攣,只剩下微微的抽搐。

子安撤了手,三根手指,已然鮮血淋漓。

梁王神智未清,被移送到側殿的榻上,御醫施救並開了葯讓人去煎服。

皇后坐在梁王身邊,已經顧不得問罪,一張臉滿是擔憂與害怕。

子安垂着頭,心裏卻盤算着接下來的事情。

她今日進宮,本打算以奪魄環傷了梁王,然後再出手施救,有這個救命之恩在前,皇后就算想殺她,也會先緩一緩。

卻沒想到,梁王癲癇發作,陰差陽錯,也不知道是禍是福,因為,梁王是因為她說了不育之後才狂怒的。

在御醫的救治之下,梁王意識漸漸恢復。

他扶着發痛的頭顱,整個人的臉色蒼白不堪,全身疲憊無力,他茫然地看着皇后,「母后,我怎麼了?」

皇后握住他的手,輕聲安慰:「沒事,沒事了!」

子安眼眉挑起,看到皇后的手在輕顫,她很愛這個兒子,希望,自己可以利用這一點。

御醫站起來對皇后道:「娘娘處理得很好,若沒有堵住梁王的嘴巴,他會把自己的舌頭咬斷,幸虧啊。」

舌頭若斷了,便成啞巴,梁王本有殘疾,再變成啞巴,他還怎麼活得下去?

皇后眉色淡淡地抬了一下,掃過子安的臉,打了個手勢讓子安下去,然後問御醫,「梁王為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