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安慕容桀》[夏子安慕容桀] - 第八章 深宮之爭

夏子安那一句「不想殿下一再發作損害身體」打動了她,誠然今日所見這個夏子安,倒算恭謹,方才發作的時候,是她頭一個衝上去的,她為自己辯解那些話,也都是事實,早便有人把今日在相府發生的事情回稟了,夏子安無一句假話,可見她還是有一定的誠信度,針灸放血這些話,應該不是隨口胡謅。

事實上,她大可以不說,何必惹禍上身?她身上的髒水已經夠多了。

御醫猶豫了一下,「皇后娘娘,這耳針放血確實是可以治療,但是治療的效果如何,並無從考究,而且,在耳朵或者頭部用針,都是要極為謹慎的,一旦選穴錯誤,或者是下針力度有所偏差,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子安聽得這話,嘴唇動了一下,但是又退縮了,不敢說。

皇后瞧了瞧她,沉吟片刻,道:「你先去看着殿下吧。」

御醫躬身告退,臨走前,狠狠地剜了子安一眼。

子安垂着眸子,她並非有意要挑釁御醫的權威,她只想自保。

皇后看着慕容桀,「王爺,你覺得呢?」

慕容桀手裡轉動着白瓷杯子,神色淡淡,「本王不懂醫術,不敢妄下判斷。」

皇后看着他,「王爺見多識廣,總比本宮這個深宮婦人懂得要多。」

攝政王忽地抬頭,勾唇一笑,那笑容像夏日的烈焰,灼人眼球,叫人覺得特別的不舒服。

至少,子安是這種感覺。

她忽然意識到,攝政王和皇后娘娘是有些不對付的,兩人從她進殿到現在,沒有交換過眼神,攝政王也一直閑閑淡淡,倒像是為難坐在這裡,而不是自願。

她已經覺得奇怪了,如此鋒芒盡露的人,為何卻像個配角一樣坐在這裡?

至於皇后娘娘,也是對他很不耐煩。

既然兩人有芥蒂,為何要一同就今日之事審問她?

子安開始有些不安,這兩人之間微妙的關係,會不會直接影響了自己?

攝政王竟緩緩起身,「皇后自己決定吧,本王只是受皇兄之託,為阿鑫的婚事把關,其餘事情,本王不能做主。」

說完,略一托手,便要告辭。

皇后神色陡然一怒,猛地起身,「王爺慢着!」

子安的心沉了下去,如果皇后娘娘與攝政王在這裡爭執,自己是必定活不下去的,皇家的內鬥,豈能讓外人知曉?

攝政王站定身子,頎長的身子顯得落落瀟洒,殿中光線映照在他陰晴未定的臉上,眸子里,竟是有一絲不悅。

皇后揚起倨傲的臉,臉上籠着陰鬱與厭惡,「令貴太妃也曾入宮找皇太后,讓皇太后為你的婚事做主,皇太后囑咐本宮代為留意,本宮覺得,如今有一個女子便十分適合做攝政王妃。」

「本王的婚事,不勞煩皇后娘娘!」慕容桀眼底一派冰冷。

皇后冷笑,「王爺莫非不想知道這個合適你的女子是誰嗎?」

慕容桀神色陰鬱,「皇后娘娘,你有這個時間,便cao心一下太子與梁王的婚事吧,這個夏子安,看起來並配不起梁王。」

皇后揚起冷峻的笑容,一步步走下來,「配不起梁王不打緊,配得起王爺就行,本宮這就去請旨,把夏丞相的大小姐夏子安賜給王爺為妃,想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