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不疑:只願君心似我心》[兩不疑:只願君心似我心] - 第 8 節 花期一顧(2)

疑惑。」
我已經解開了啊,你不起來么?」
」……」顧澤軒冷冷地盯着我,半晌,薄唇微起,好聽的聲音卻伴隨着讓我想要鑽地縫的話。」
沒有衣服。」
」……」我乾笑。
是哦,您的衣服昨夜被我撕了……」……」冷場了,顧澤軒的臉黑了。
那種駭人的視線。
我簡直頭皮發麻。
我合理懷疑,要不是因為這裡是百媚教內,他又是孤身一人,沒有內力。
他可能已經抬手化劍戳死我了……」你等下……」我咬牙,裹着被子下床,三下五除二套上一身裙子,急急忙忙就往外沖。
又怕顧澤軒這副樣子被旁人瞧見,忍不住回頭叮囑。」
千萬別出去,若是有人敲門,別應聲,就當我不在,他們不敢闖進來的。」
」嗯。」
顧澤軒仍舊黑着臉,但也沒反駁。
我鬆了口氣,急忙就朝娘親的美男院子沖,結果剛跑到院子里,迎面就撞上了正被前呼後擁的娘親,嚇得我轉身就跑。」
小曉,你看見娘親跑什麼。」
娘親直接把我喝住。
我頓時有種被抓包的感覺。
就看她狐疑地上下打量我,而後目光在我領子上徘徊了一陣。
伸手理了理我敞開的前襟,我臉一下子就紅了。
您能不能別笑得這麼曖昧,女兒害怕。」
說吧,急急忙忙朝你阿爹們的住處跑什麼。」
」我……」低頭對手指,」顧……顧澤軒沒有衣服可以換……」」哦……」娘親看了我一眼,而後朝着身後擺了擺手。」
帶着小曉去你那邊吧,給她找身男裝,他們正派人士不比我們,都很保守。」
」好。」
阿爹點頭,轉身回房去拿衣服。
餘下幾人都在看着我,那目光頗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
我被看得臉直發燙,拚命用手扇風,最後都快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我覺得我完了。
在百媚教十八年,我自詡獨善其身的形象沒了。
4.等着阿爹取了衣服回來,我幾乎是用搶的,急匆匆地就往回跑。
回到房內,顧澤軒還坐在床榻上。
像是燙手山芋似的,我把衣服扔給他。
顧澤軒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而後又看向我。
一時間,他沒動作。
我也沒有。
兩個人就這麼看着。
他為啥不穿衣服?
我不理解。
想起教服和他往日所穿的衣服並不一樣,他八成是嫌棄……我抓了抓頭髮,扯了扯阿爹給我的衣服。」
我們教中只有這樣的衣服,雖然不比你們正派的衣服素雅端莊,但也是用了上乘的布料製作的,你要不委屈下,先穿着?」
顧澤軒沒說話,大概是作為正派人士的自尊心作祟,看着他深呼吸了好幾次。」
你出去,我換衣服。」
嗯?
他是在害羞?
該看的不該看的都看過了,他害羞什麼?
我點頭,轉身出去。
看着屋外的院子,搓了搓下巴。
顧澤軒怪不得被稱作高嶺之花。
確實是難哄了點。
雖然被綁走,是挺讓他難以接受的,但是娘親教過我。
男人嘛,哄哄就好。
等顧澤軒換好衣服出來,我打量他,心中忽然有些小開心。
平日里見慣了他穿淡藍色的門派服,第一次見他穿百媚教黑紅色的教服,襯得他越發地唇紅齒白。
尤其是跟我身上的衣裙也很般配。
真是越看越覺得歡喜。
但該哄,還是得哄。
我暗搓搓地湊過去,想着怎麼解釋我昨晚的行為,我覺得我的形象還能拯救一下。」
其實,昨夜這事是個誤會的……」聞聲,顧澤軒看我一眼,繞過我,走了出去。
那架勢分明就是不信。
我嘟了嘟嘴,急忙追上去,想着自己得哄他,索性軟下聲音。」
你別自己走,我知道不對,但是百媚教不比你們正派,作風開放,你長得這麼好看,又沒和我在一起,萬一被哪個長老看中給拐去雙修,那多尷尬……」」住口!」
顧澤軒呵斥。
我嚇了一跳。
後來意識到,好像他們正派都不喜歡被人說好看,自己好像又把他惹生氣了……關鍵是他的腳步更快了。
看着他越來越遠的身影,我有些悔不當初。
都怪自己口無遮攔。
最後只能小碎步地跟上去,小心翼翼地瞅着他,帶他到百媚教四處轉轉,權當我是賠罪了。
結果我好像低估了顧澤軒的脾氣。
他居然全程一路黑臉,不管我怎麼討好,怎麼說話,都一聲不吭。
一整天下來,就只喝了一杯茶。
最後,像個大爺一樣地坐回到我的院子里,吃完我精心準備的晚飯。
說了一句:」多謝百媚教少教主,我吃好了。」
」少教主」那三個字咬得格外重。
然後就大搖大擺地轉身回了房。
順帶關上了門。
……我怎麼感覺我被魚肉了。
我看着面前的菜肴,陷入了沉思。
 5.之後的幾日,顧澤軒在我面前就一直冷着臉。
唯一還算是做人的。
就是允許我半夜去睡床榻。
雖然我們之間,都快可以睡下第三個人了。
但沒讓我睡地鋪,還算是顧澤軒他有良心。
這樣的日子,我甘之如飴。
期間娘親來看過我一次,我本以為看到將自己擄來的兇手就在眼前,以顧澤軒的驕傲,必然會大打出手,所以嚇得不輕。
結果誰知,他全程平靜得不行,甚至我娘親寒虛問暖的時候,還應了幾聲。
我真的好羨慕好羨慕。
啥時候顧澤軒也能對我有點好臉色。
那我一定做夢都能笑醒。
但我也清楚,顧澤軒他是討厭我的。
我知道他半夜常常去後山花海,望着天上的月亮,一坐就是一整晚。
直到第二次清晨,帶着涼意回來,躺在我的身旁。
大概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刻,對他都是一種恥辱。
這事我也問過娘親,但娘親聽後也只是笑笑。」
既然正道未曾發現,你不如趁機多與他相處相處,為娘雖然不喜正派道貌岸然,但你若喜歡,即便是天上的月亮,娘親也願為你摘下。」
話說到這份上,我也沒法再說什麼。
但終歸還是覺得心裏有點難受。
畢竟我喜歡顧澤軒本就是一廂情願,那一晚,也不過是娘親的」好意」,但對於顧澤軒來說,他在這裡的每一天,應該都是痛苦的。
我揪着裙擺,在後山徘徊了半個時辰。
一想到顧澤軒,我就有些難過。
我喜歡他,可他不喜歡我。
夢醒了,我該放他回去了。
他還有屬於他的前途。
終於,還是在傍晚時分,我鼓起勇氣回了住處。
一推開門,便看到顧澤軒正襟危坐地坐在桌前,桌上擺滿了豐盛的飯菜。
我站在門前,愣了好一會,才意識到顧澤軒是在等我。
6.」怎麼不吃?」
我看着飯菜,似乎放了有段時間了,有些涼了,招手就要去叫侍女熱菜。
顧澤軒卻已經動起筷子,我只能作罷。
畢竟心裏揣着事情,這頓飯吃得沉默。
顧澤軒也沒有多說什麼。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今日反常地喝了酒。
我看着他因為酒氣臉色微紅,不由得想起了那晚時他的樣子。」
顧澤軒,你要不回去吧。」
我鼓起勇氣,說了出來。
久久未聽到回聲,我抬頭看他,卻發現,他也在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