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不疑:只願君心似我心》[兩不疑:只願君心似我心] - 第 9 節 我的萌寵陛下

皇帝落湖之後醒來,性情大變,闖到冷宮親手把關了三年的皇后抱了出來。
民間傳言里暴躁威嚴的陛下,竟然給皇后娘娘洗腳、揉肩。
我看着面前給我認真剝瓜子的皇帝,一個猛笑。
暴君早死了,眼前聽話的寶寶可是我養大的一條雪狐呢。
 1皇上落水那一天,我的寵物雪狐不見了。
我在冷宮裡都聽到後宮亂作了一團,皇帝原仁琛一直昏迷不醒。
我是五年前嫁入皇宮的犧牲品,父親不疼母親不愛,原仁琛娶我只為了迷惑我爹一眾朋黨。
兩年前我爹倒了,我也就沒有用處了,直接被扔到了冷宮。
我得知足,畢竟以殘暴著稱的年輕皇帝,沒賜死我。
說實話,我不恨他也不愛他,怎麼說呢,我壓根沒把他當回事。
我在冷宮裡種花種菜,和我的小雪狐東葯作伴,我種瓜果,它捕野味,我倆過得那叫一個逍遙自在。
可這次東葯也三天沒見了,我有點上火。
以往它都不會離開我超過一日的。
皇帝就是在第三天醒來的,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因為慶祝的宮樂傳遍了整個都城。
彼時我正在院子里修柳條。
準備等東葯回來,好好收拾收拾它,竟然偷玩這麼久不露面,害我要急死了。
原仁琛就是這時候踹開了我冷宮的宮門。
他風馳電掣地跑進來,一把將我抱起,直接離開冷宮。
說實話,我當時的蒙圈程度,不亞於我被逼入宮的時候。
直到他把我安排到皇后的坤寧宮,然後向天下發了跟我道歉的罪己詔,我才徹底明白。
我這個被隨時要賜白綾的過氣皇后,又複位蒙寵了。
晚上,原仁琛果然直接來到我的寢宮。
一進門他就打發走了所有的宮人,直勾勾看着我。
說實話,有點怕,畢竟他說殺人就殺人,而且我真不明白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我剛想跪下見禮,就見他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雙手舉起一條柳枝。
正是我白天修剪的那支。
他抬頭望着我,一副犯了錯的小媳婦模樣。」
主人,我不是故意離開三天的,你能輕點罰我嗎……」 2」東葯?」
我猶豫着拿起了柳枝,看着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原仁琛的臉我很陌生,但是東葯的眼神,我熟悉到絕對不會認錯。
他像我以前朝他伸出胳膊那樣,緊緊地把我摟在了懷裡。
撞在了他的胸口,我有點不太適應,男人的侵略氣息從他身上傳來,我臉頰都有點發熱了。
以前都是我抱着東葯的,怎麼他現在有了身體,還似乎多了那麼一點強勢?
不過還沒等我細想,東葯就把頭埋到我的肩膀上嗅嗅嗅,然後抱着我不撒手:」主人,我真的好想你。」
聲音清雅又動聽,還是我的東葯,我似乎有點多慮了。
我微微嗔怒:」這三天你跑到哪裡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你這……又是怎麼回事?」
東葯抱着我的胳膊搖了搖,我頓了一下,配着原仁琛的這張臉,真的讓我有點吃不消。
他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樣,竟然在空中擬出一個小雪狐,和以前的它一模一樣,還過來用毛茸茸的腦袋蹭了蹭我,我頓時心花怒放。
他的表情有點苦惱:」我暫時變不回去,只能這樣了。」
說完他就自覺地說起這三天的事情。
原來東葯不是真的變成了原仁琛,而是因為那天他也碰巧落水了,因為身體太弱,所以搶了原仁琛的身體,暫時居住了進去。
我根本沒有懷疑他的話,東葯從來不會騙我的,當初我撿到他的時候他受了重傷,我本來以為它能作為一隻寵物陪在我身邊,一直都是我在照顧他,他也很依賴我。
沒想到有一天他居然說話了,我這才知道他不是一隻簡單的小雪狐。
我像以前那樣想要捏捏他的耳朵安慰他,卻摸到了他也發燙的耳朵,仔細看還很紅。
我想起了東葯以前的樣子,潔白泛着銀光的皮毛,摸上去一把順滑……不知怎麼,我的手突然停了下來,被他一把攥住,東葯拉着我坐在他懷裡,他的眼睛裏閃爍着細碎的光芒:」主人,我現在有身體了,我們是夫妻……」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接近於呢喃的聲音,可是聽在我耳朵里卻如驚雷一般。
他一直喜歡我,我是知道的,只是他一直都是只小雪狐什麼也做不了,現在有了人的身體……而我竟然也不排斥,甚至有點期待,畢竟我們朝夕相處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
東葯慢慢接近我,他炙熱的呼吸似乎就噴洒在我臉上,我慢慢閉上了眼睛。
正在這個時候,門突然被人推開了,幾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