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時少,你嬌妻重生來疼你了》[偏執時少,你嬌妻重生來疼你了] - 第3章 我只會和你訂婚!

第3章 我只會和你訂婚! 「時修宴,我不和他訂婚,如果你想訂婚,我可以……」盛千意認真重複道。 面前男人還死死扣着她,眸底的猩紅不減,渾身都是戾氣,可他的心跳,卻一下下撞擊着胸腔,震得整個人都在發麻。 「盛千意,我討厭欺騙!」他幾乎咬牙切齒。 「我沒有,我會證明給你看。」盛千意迎上時修宴的目光。 她的記憶被篡改了,她記不得自己和時修宴的過往,可她卻記得,她死的那天,男人找到她骨節時候眼底的痛。 他從未傷害過她,他想要留住她…… 而就在這時,外面突然響起急切的敲門聲,隨即一道驚慌的女聲傳來: 「時先生,求你放了我表妹,她不是故意頂撞您!她只是太愛韓少了——」 一語落下,房間里的氣氛剎那冰封! 「呵——」時修宴渾身戾氣再度凝聚,此刻的他,整個人已經徹底瘋魔! 「盛千意,我說過,我最討厭欺騙!」 隨着他的話落,迎接盛千意的,是一場能碾碎骨頭的暴風驟雨。 屋內檀香裊裊,他脖頸上兩個佛頭在劇烈搖動。 他皮相如不可褻瀆的神邸,卻對着她做着男女之間最親密的事。 她風浪中顛簸,身體被一次次破碎又重組,直到失去意識。 再次睜開眼睛,已經下午了。 房間里沒了時修宴的身影,只有床頭放着的保溫食盒。 盛千意撐起身子,望着和前世記憶里一模一樣的所有,等待着門口響動。 果然,兩分鐘後,門被人推開,正是盛千意的表姐木柔柔。 「千意,你——」木柔柔一臉擔憂心疼地撲過來,卻又在看到盛千意脖頸痕迹的時候,眸底閃過嫉妒。 時修宴碰了盛千意,這雖然是她早就預料到的,可還是嫉妒得她發瘋。 那個如同畫里走出來的男人雖然是個瘋子,可光靠那天妒人怨的外表、那富可敵國的家世,這帝城就不知道多少女人都肖想他的身體。 然而他眼裡卻偏偏只有一個盛千意! 真是便宜了盛千意這賤.人了! 木柔柔收起心頭思緒,努力擠出眼淚:「他怎麼能這麼對你!他就是個瘋子,因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