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執時少,你嬌妻重生來疼你了》[偏執時少,你嬌妻重生來疼你了] - 第6章 意意,過來

第6章 意意,過來 盛千意猛地轉頭,對上了一雙猩紅眸子。 時修宴就站在距離他們不足十米遠的地方。 他還穿着剛才那身襯衣,襯衣上有褶皺,應該是睡着時候壓的,卻依舊遮擋不住周身高華氣質,清凌凌的五官若雪山之巔的縹緲上仙。 然而他的眸底跳動着幾乎焚毀世界的暴戾,讓人看一個對視都忍不住發抖。 盛千意的心狠狠顫了顫。 她不知道時修宴什麼時候出來的、聽到了多少,明明她走的時候他還睡得很沉。 時修宴自從一出來,目光就一直鎖在盛千意身上,半分也沒分給除她以外的任何人。 此刻,他血液在瘋狂叫囂,聲音卻格外平靜: 「意意,過來。」 還是一樣的稱呼,可盛千意毛骨悚然。 她不知道自己這次解釋安撫有沒有用,然而她不得不過去。 幾米的距離,她走得有些艱難,雖然自己表面上似乎輕快又歡樂。 她站定在時修宴面前,正要叫他,就被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握住了手腕。 他的指尖微涼,包裹着她,大步往裡走,沖手下丟下一句話—— 「把那兩個人的舌頭割下來,當花肥!」 手下聞言連忙去追,二人見狀,趕忙開車逃跑。 而盛千意則被時修宴拉着,一路走到了別墅最深處。 走廊盡頭的那個房間,裏面都是雕刻工具。 時修宴逆光站着,修長的身影被身後的晚夏鍍上了一層碎金。 他的手指輕輕刮過盛千意的臉頰,彷彿在透過她的血肉,觸摸她的骨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