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子不穩癱坐在椅子上》[我身子不穩癱坐在椅子上] - 第2章

我並不認同,因為季瑾年說他想娶我,我是他唯一的妻,我相信他。
若有朝一日,能坐上那個位置,我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我不想當什麼皇后,只想做他唯一的妻子,和他在一起。
可阿爹阿娘,老是讓我遠離他,說他野心太大,在不能和他見面的日子裏,我勤加練武,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幫得上他,也為了可以像阿爹阿兄一樣,保護百姓。
4時間一天天過去,我也到了及笄之年,季瑾年也越加玉樹臨風。
對我一如往日的好,對我各種承諾,各種新鮮玩意送我手裡。
皇上有意在季瑾年和五皇子季寧楓之間選一人立為太子。
二人之間明爭暗鬥,皇上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隨他們。
我問阿爹,為什麼兄弟之間一定要互相殘殺,不管誰當皇帝,另一個都是王爺。
阿爹回我幾個字,帝王須無情,這是必經之路。
阿爹知道我的心意,也無數次告誡我不要和季瑾年走太近。
阿爹看着我搖頭抿了一口茶,我問阿爹會支持誰做那個位置?
阿爹雖為武將,但在朝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無論誰得到他的支持,都是如虎添翼。
他說不管是誰,只要能造福天下百姓,真正讓百姓過上安居樂業的日子,那就是好皇帝。
而自己是一個武將,大不了不理朝政之事,遠赴邊疆,守護着百姓。
我希望阿爹能支持季瑾年,我相信他會是一個好皇帝,時間又過了一年,在季瑾年生辰之日,我備好了生辰禮,等着他回來,他回來時,滿身是血,像是受了很重的傷,但身上沒一處傷口。
我問他怎麼回事,他也只是抿唇不語,我也不再問,他平安無事便好。
第二天,我聽聞,五皇子外出遇刺客,全宮太醫正在全力救治。
我知道是季瑾年做的,我突然覺得我認識的瑾哥哥有點陌生,親兄弟都下死手。
我見過他對下屬疾言厲色的樣子,但對我卻是溫柔如水的樣子。
後來,我不知發生了何事,五皇子本來日漸好轉的身子,一夜之間突然七竅流血身亡,五皇子暴斃的消息傳開後,百姓朝臣,議論紛紛,都覺得是季瑾年為了皇位下的毒手,一時間所有矛頭都指向他,我想出去告訴他,我相信他。
可阿爹阿娘將我關在屋子裡,讓我避嫌,不讓我與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