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子不穩癱坐在椅子上》[我身子不穩癱坐在椅子上] - 第4章

碰撞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姜凌扶着我望着前方一言不發。
我忍着痛,順着他的視線看去,刻着將軍府三個字的牌匾掉落在地,大門口還有小斯丫鬟的屍體。
我的心臟更痛了,我想上去找我阿爹阿娘,卻被姜凌死死拉着不放,我失聲痛哭。
那些慘叫聲停止了,我的心也涼了。
姜凌一把提起癱倒在地的我,躲到了另一邊的拐角處,捂住了我的嘴。
我就那麼看着一群黑衣人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大門,放火燒了將軍府。
一剎間,火光衝天。
5一夕之間我沒了家,沒了阿爹阿娘。
我醒來的時候,在一間陌生的房間里,不一會姜凌進來了,看我醒了,給我端來一碗熱騰騰的粥。
我開口詢問我阿爹阿娘,卻發現開不了口,嗓子啞了,一開口,嗓子便如刀割一般的痛,我比划著問他,他看不懂我表達的意思,我跌跌撞撞的下床,尋找筆和紙,他連忙叫丫鬟拿來筆墨紙硯,我扶着桌子在紙上寫,我阿爹阿娘呢?
他說死了,讓我節哀順變,人幫我埋了,說我已經昏迷了三天。
一聽這話,我又暈了。
再次醒來,還是在這個房間,姜凌守在我身邊。
看我醒了,卻一言不發,只是掉眼淚,他輕輕拍着我跟我說「慕姑娘,想哭就哭吧,不要忍着」我再也忍不住,轉過身頭埋進被子里痛哭,不知哭了多久,哭累了就睡著了,再次醒來時夜已深。
姜凌爬在床邊睡著了。
我輕輕推了一下他,他立馬轉醒,連忙給我把溫好的粥送到我嘴邊。
見我不吃,輕聲開口「慕姑娘,吃一點吧,等你好一些,我帶你去看看他們」淚水再次決堤,他手忙腳亂的放下粥,給我擦淚。
我比划著要紙和筆,他起身給我送到眼前。
我寫好後,給他看,他輕嘆一口氣,坐下端起那碗粥「慕姑娘,你三天沒進食了,先吃點東西,吃完就帶你去」我點頭,張口,溫熱的粥在嘴裏索然無味,淚水混合著粥怎麼都咽不下去。
一咽東西,嗓子痛的要命,我還是強忍着痛,吃了幾口,再也吃不下了。
他讓丫鬟給我穿好衣服,帶我上了馬車。
馬車一路行駛,還沒到地方就被人攔住了去路,姜凌下車後,我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是季瑾年。
我撩開帘子終於看到了那張臉,

待續...
猜你喜歡